貿易信息交換中心 | 大宗商品 | 檢測通 | 行業會展網 | 生意場 | 電商研究中心 | 企業門戶
白糖增產開始 被透支的“病牛”2017年或將轉熊
http://www.yrovbe.live 2016-12-29 00:00:00 期貨日報
糖酒招商網】訊

  國際形勢已然扭轉

  2016年是白糖牛市的一年,放眼全球來看,牛市的基礎是全球性的食糖減產。其中尤以巴西、印度、泰國三大生產國為先。然而時至年末,國際糖風突然一轉,各大機構預測2016/17制糖期全球將重新回到供應過剩的老路上來,國際糖順勢下跌,尚未創出高潮就已然偃旗息鼓。

  國內是透支的“病牛”

  和國際糖的畫風不同,2016年的國內糖市是高潮迭起,一山還比一山高。其中1月合約甚至創出了白糖上市10年來該月份的最高價,不可謂不壯闊!即便到了年末糖價有所回落,但價格的絕對值依然在歷史長河中處于高位。可是,2016年瘋狂背后的邏輯基礎并沒有上一次“糖高宗”(2011年)的時候扎實,“熊三年、牛三年”的一般性周期,在牛市的第二年就已經達到巔峰,可以預期的是,透支最有可能的是引導行情提前進入熊市。

  2017將成為熊市開端

  在政策的錯配和資金的熱炒中,白糖被透支了本就不牢固的牛市基本面。年末的下跌是一個警示,新的一年可能提前進入熊市周期。然而,熊市的開端不意味著熊市的高潮,所以也不能盲目的殺跌。總而言之,基本面的格局在悄然改變,錢雖熱但不可再在白糖領域盲目妄為。

  2016年成為白糖牛市的第二年。本來,“熊三年、牛三年”的一般性周期中,牛市的第二年是一個平穩上漲的過程。但是,2016成了創造歷史新高的一年。這里面有基本面的偏好,有政策的給力,也有資金的博弈,堪稱一出史詩級大戲。然而大戲終有尾,年底畫風一轉,白糖不再驕傲,創出本年度最大回調。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2017又將如何?且聽我們娓娓道來。

  一、不一樣的牛市第二年

  今年的牛市有點不一般,在沒有最好的基本面情況下創造出了最好的價格,然而卻沒能獲得最好的結尾。一個漲字貫穿全年,即便尾市偏弱,但總體仍是牛市格局。

  1、2016白糖走勢回顧

  2016年白糖的走勢可以分為五個階段:6月之前的盤整、6月開始站上6000、9月鄭州論壇前的盤整、鄭州論壇后的暴漲開啟7000時代、12月開始的大回調。  1.第一個階段:6月之前的盤整。這個盤整期非常長。一方面,2015/16制糖期作為牛市第二年,承接了2015年的漲勢,價格來到5300一線,但在5300-5600非常的掙扎。這個時期的基本面,利多主要是2016年的減產,這時候有一家會員咬準了這點,決定大干一場。于是他只做多,不做空,在沒有任何對沖保護的情況下,瘋狂持有11萬手多單,達到了當時單邊持倉限制的最大化數量。而這一孤注一擲的瘋狂舉動也被所有人看在眼里,市場一片平靜,沒有更多的資金愿意去參與多頭,因為大家都知道,做多就是幫這家大戶,而長久以來,更多的會員更愿意去吃這家大戶而非幫助他。這樣,一場持續半年的持久橫盤開始,差點毀了今年的牛市。而利空方面呢,一是雖然有減產的預期,但是6月前實際上還是開工高峰期,到了6月所有的糖廠都停榨了,國內供應增加停止,開始進入純銷期,這個時候才開始謀動行情。

  2.第二階段:6月開始站上6000,白糖重回6000時代。進入純銷期后,好消息接踵而來:夏季備糖開始、國際糖逐步上漲、走私得到抑制、進口大幅減少。一系列的好消息讓白糖直接站上6000這個曾經熟悉又遙遠的價格。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開始了:放儲。是的,離上一次收儲已經3年了,這批陳糖是時候找個出路了。為什么是6000?因為當年最后一次收的價格就是6150,收購價在6000之上,想不虧本,就得拋到6000之上,所以6000是個敏感的數字,當時的猜測在后來也得到證實,2016年最終的拋儲底價最后也的確定在了6000。

  3.第三階段:9月鄭州論壇前的盤整。鄭州論壇前,雖然市場上還是以多頭氛圍為主,但是顯得有一些猶豫。一方面是價格已經來到6000上方,進一步上漲需要一定的刺激,另一方面是國際糖經歷了一次中幅回調,對國內市場造成了一定沖擊。然而,后面的鄭州論壇徹底改變了這種困頓不前的局面。

  4.第四階段:鄭州論壇后跳空式暴漲,“糖高宗”復辟,1月合約創下白糖上市10年來最高價7314。這個鄭州論壇筆者親自去參加了,會上云集白糖生產商、貿易商、終端、期貨全領域的大佬,而這個會議最鮮明的特點就是全部大佬集體看多,只是對未來的高度有所不同見解。當時大佬們的意見集中于6000-7000區間,隨后的行情就以一種跳空的姿態揚塵絕跡,一去不復返,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暴漲。這一階段實際上已經進入一種超買的狀態,期貨是對未來的預期,當大家觀點都一致的時候,往往行情也差不多到頭了,但今年商品期貨的熱情太高,所有的商品都在漲,白糖怎能甘于人后?于是在資金的推動下,在散戶的盲目跟多,閉著眼睛瞎買下,價格居然在7000之上站穩了。這時候很多機構開始大肆宣揚看到8000,完全拋開了白糖的基本面和最基本的價值規律。

  5.第五階段:隨著國際糖還沒開始高潮就偃旗息鼓,國內糖價終于受不了了,至于為什么受不了,深層次的原因我們后面會詳細分析,而表面的原因是國家拋儲了,這也算給下跌找了一個臺面上的理由,年末沒能延續之前的大漲,并且可能使得2017成為熊市的開端。

  2、2016年白糖走勢評價

  期貨上,2016年白糖整體強勢上漲,低點到高點漲了1800點,最大漲幅達到32.7%,大于去年的22%,連續兩年牛市合計創造超過50%的漲幅,對于一個期貨品種來說還是非常巨大的。

  白糖市場一直流傳“熊三年、牛三年”的傳說,而這幾年的走勢也比較符合這一周期。但是,今年本應是這一周期牛市的第二年,但是卻創了歷史新高的價格,這就有一點問題了。一般牛市的第三年才會創新高然后亢龍有悔盛極而衰開始下跌,但是今年僅僅作為牛市第二年就創新高,有一些透支行情的意味。  有人會說,這是因為白糖基本面太好了,所以在第二年就創新高,第三年還會再創新高。新高之上的新高?可惜的是不僅白糖的基本面沒有那么好,就是從價值規律的替代性上講都是不可能的。為什么呢?

  1、基本面上,最核心的就是供求關系,今年白糖之所以大漲是因為全球的減產,使得供小于求,全球食糖出現缺口,而由于今年糖價很高,全球都在增加糖料的種植面積,單就甜菜一種糖料來說,歐洲曾經甜菜產量大幅縮小,而今卻要大力提高其甜菜產量,中國北方的甜菜糖更是一度絕跡而今巨幅增加。明年,將成為增產年,供應的增加和需求的停滯使得供應缺口在減小,甚至由缺口變成過剩,沒有供不應求這個大邏輯存在,何談新高之上創新高?

  2、政策面上,今年上漲的另一大底氣是政府遲遲不放儲,甚至10月份宣布第一次放儲后,在白紙黑字紅頭文件下發的情況下,最終還減少了預計放儲的數量。這種偏多的政策讓市場上的資金看到了利益,更加有恃無恐的做多。然而,政府并不是傻瓜,政府之所以不放儲是因為想賣在更好的價格,政府手里的600萬儲備糖最新的一期收進去都是三年前的事了,這么老的糖本來質量就不行,要回爐加工,如果貿然在剛過6000就放儲,最后一樣會虧本。因此政府在等待更好的價格放儲,至少不做虧本買賣。另一方面,由于進口被嚴格把控,調劑國內糖價的手段就更加單一化的集中到收放儲上來,這讓政府可以更好的利用收放儲來調控糖價,把握糖價的話語權。而今年年尾的第二次放儲,是發生在持續回調的行情中的,這就有了殺跌的味道,說明政府也擔心崩盤自己不能賣在好價格了,急著出手一部分。有了這一舉動,我們就能清楚的了解到政府并不是只準漲不準跌,政策松動了,明年再新高之上創新高就更加不太可能了。

  3、價格導致的替代作用。目前可口可樂對于白糖85%的需求已經被淀粉糖替代,越來越多的終端企業在高糖價下選擇淀粉糖。而淀粉糖中的果葡糖漿替代效果最好,可以做到白糖等甜度的75%,而且它還有冷甜效果,溫度越低它越甜。飲料在夏天會冷凍,在冬天本來溫度就底,這使得果葡糖漿大量應用于飲料之中。而目前果葡糖漿的價格只有白糖的40%,即便要求完全的甜度,也只需白糖價格的50%就能完成。其替代效果是非常優越的,而中國的淀粉糖產能其實是很大的,前幾年替代效果不明顯,有產能,無產量,而今在高糖價的背景下,淀粉糖的產能釋放出來,替代能力是不可小覷的。

  總之,2016年的糖市饕餮盛宴是在基本面和政策雙重作用下發動的,但它來的太快、太猛,甚至有點超出控制,白糖金融屬性的表現遠遠超過了它作為一種非必需物資的基本屬性,這就透支了它的行情,使得“熊三年,牛三年”的周期在牛市第二年戛然而止,而熊市的開端則更可能在2017年開啟。

  二、國產糖進入增產周期

  1、中國其實不缺糖

  中國向來不缺糖,以剛剛過去的2015/16制糖期來說,國產糖870萬噸,上年結存90萬噸,進口糖374萬噸,消費量1500萬噸,缺口166萬。然而,國儲糖有600萬,走私糖據不完全統計有200萬。2015/16制糖期沒有放儲,因此算上走私糖,實際上還過剩30多萬噸。這還是對走私糖的保守估計得出的結論。

  再來看看對2016/17制糖期的估算,國產糖1000萬噸,上年結存50萬噸,消費量1500萬噸,在沒有進口、走私和放儲的情況下缺口450萬噸。這個時候變量就存在于進口、走私和放儲了。進口限制但不會一噸不進,走私嚴打但不可能一顆不走私。如果目前和巴西的貿易戰不升級,配額內進口糖依然有近200萬噸,配額外加上走私算保守的100萬噸,那么進口和走私這一塊就有300萬噸,缺口還有150萬噸。所以國儲就成了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目前,2016/17制糖期的拋儲工作已經放儲60.4萬噸,缺口還有90萬噸,但是國儲還有500萬噸以上,所以國內并不缺糖,只是看國儲放不放而已。

  2、糖料收購價提高

  由于今年糖價的暴漲,糖料種植的熱情再次被點燃。這些年,北方的甜菜糖幾乎絕跡,這是因為一方面多年的糖價持續低迷,另一方面是因為甜菜糖的成本要比甘蔗糖高出許多,這使得在低糖價中甜菜糖廠難以生存。而2016/17制糖期甜菜種植面積從2015/16的136000公頃暴漲到252000公頃,種植面積幾乎翻番,而甘蔗種植上也比上一制糖期提高了11%。同時,甘蔗收購價大幅提升,廣西的甘蔗收購價從去年的440元/噸提高到480元/噸,這直接導致制糖成本提高500元/噸,接近6000元/噸。按照成本理論,6000可能成為明年的底價,而目前國儲拋售的底價也是6000,所以明年6000可能是很難跌破的一個價格。即使熊市開端,也并不是熊市高潮。

  可以看出2016/17的甘蔗收購價和2011/12的甘蔗收購價比較接近,而2011則是上一次的糖高宗,而甘蔗收購價一般是制糖期開始前定的,也就是說2011/12的甘蔗收購價是在2011年底定的,而上一次的糖價高峰出現在2011年初,顯然是高糖價帶動了甘蔗收購價的提高,當時也是覺得成本支撐著糖價,而2011/12的糖價低點也的確出現在6000附近,但是2011/12制糖期沒有創出新高,觸摸成本支撐后,于下一年也就是2012/13制糖期跌破成本開始了浩浩蕩蕩的下跌趨勢。所以按照歷史規律來說,今年由于高糖價導致了下一年度的甘蔗收購價的大幅提高,這使得制糖成本又來到6000一線,明年6000將在熊市第一年形成成本支撐,但這個支撐遲早會破,到了熊市第二年就是跌破支撐的時候。因此,從甘蔗收購價的歷史規律來看,也佐證了我們認為的明年是熊市的開端,但不是熊市的高潮,成本支撐在明年依然有效這一結論。

  三、進口與走私對糖價的左右程度將減小

  1、全球糖市仍將處于均衡

  1、全球產糖最多的三個國家是巴西、印度和泰國。這三個國家的產量往往左右著國際糖價。巴西作為全球第一大產糖國,產量的增減對國際糖價起著最大的影響,但是,巴西卻是產量最穩定的國家。因為巴西肥沃的土壤,廣闊的平原,全機械化的生產,很難受到一般的氣候影響,巴西的產量常年在3500萬噸附近,各種氣候對其沖擊的風險常年在增減100萬噸左右,所以雖然巴西是第一大產糖國,雖然巴西的產量很重要,但是巴西的產量很穩定,出現黑天鵝事件的幾率非常小。反而不會在一年的盤中使得糖價造成劇烈波動,它影響的更多是對全世界食糖產需整體的估量。

  2、第二大食糖生產國印度是個非常神奇的國度。印度的神奇來源于兩個方面。第一,印度雖然貴為全球第二大生產國,但是印度人也非常能吃糖,產的多,吃的更多。但是,吃糖并非必需,所以有時候印度人又吃不了那么多,因此印度人吃的多可能還要進口,印度人吃的少了,可能就得出口了。印度的這一出一進就是國際糖價在全年的盤中出現劇烈波動的最大推手。第二,印度各邦和中央政府間并不十分團結,包括統計數據,雖然印度最大的產糖邦是馬邦,但是北方邦也產一定數量的糖,但這個北方邦經常不提供產銷數據,這就給印度產銷數據添了一份神秘色彩。當然,北方邦提供不出來數據也是有一定的客觀原因,因為他們的甘蔗和小麥等作物是一行錯一行的混合種植的,就不便于精確的統計種植面積和產量。

  3、泰國作為第三大食糖生產國,其產量大部分是用來出口的。特別是對亞洲國家出口。另一方面泰國糖通過老撾緬甸等周邊國家走私到中國是一直以來的一大問題。因此,泰國糖實際上對中國糖價的影響更大。泰國今年大旱導致產量大幅減少,泰國糖在國際上的升水一度達到驚人的2美分/磅,這也是導致國際糖一度上漲到24美分/磅的最大推手。可以說,以往全年盤中波動最大的動因是印度,而今年盤中最大的動因則是泰國。而至于走私糖的減少,從一定程度上說也是泰國糖價暴漲所導致的。因為走私的源頭價格漲了,走私的價格自然要漲,而泰國糖商還紛紛將之前簽訂的低價合同撕毀,坐地起價,這更是導致了走私成本的迅速增加,制約了走私的數量。

  2、貿易戰限制了配額內外的進口

  1、先說配額外進口糖。配額外進口糖實際上已經在逐年減少,這有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國際糖價的漲速在今年的上半年超過國內糖價的漲速,這使得內外價差在不斷縮小,進口糖廉價的優勢不再。甚至一度配額外進口糖全部虧損,貿易商和煉廠自然不會去做虧本買賣,這就減少了他們的進口數量,這屬于利潤決定的自然減少。另一方面,幾年來糖協為了拯救國產糖廠,多次約談煉廠和貿易商,要求他們進行行業自律,雖然從法律層面上講只要繳足全額關稅,就可以無限進口,但是在行業自律層面,如果煉廠和貿易商不遵從行業的游戲規則,導致國產糖廠大面積死亡,中國將徹底喪失白糖話語權。因此,在有關部委和協會的大力督導下,配額外進口糖得到有效限制。

  2、再說配額內進口糖。這個數量近年來都是固定的195萬噸。一般沒有人會考慮這個固定的數字,因為它不會增減,不會造成額外的風險。但是今年年末,中國和巴西的貿易戰開打,巴西開始對中國的合金鋼條征收傾銷稅,而中國則對巴西的進口糖展開為期6個月的調查。這就意味著無論是進口稅率還是配額內的進口數量,政府可能都要對其動刀子了。這也導致了國內糖價進一步上漲直至歷史新高。但是我們要看到,在WTO規則的限制之下,提高稅率談何容易,而配額內的進口除了巴西糖,還有40萬噸固定的古巴糖,這個是不會改變的,如果像傳言所說的那樣配額內的進口糖量要控制在100萬噸以內,也就是說只能從巴西和泰國進口不到60萬噸糖了,這顯然是不現實的。而如果這么干勢必會引發新一輪的暴漲,到那時,好不容易管控住的走私也會不顧一切進入中國攫取超高額的暴利。

  因此,為了維持目前在進口管控和打擊走私上取得的良好成績,政府可能會更偏向于行業自律管控配額外進口糖,極大程度的減少配額外進口糖,對配額內進口糖更大可能是繼續保持現有數量作為我國食糖需求的重要補充,這樣才能在較為平衡的狀態下繼續嚴打走私。另外,國產糖廠是重要的產業支柱,煉廠也是,因此政府不可能為了讓國產糖廠活,就要讓加工糖廠死,保持一定的進口數量是讓加工糖廠繼續存活的基礎。特別是山東的加工糖廠,年產量已經超過國產糖第二大省云南,其在國內糖業的地位已經十分牢固,牽動著各方各面的利益,政府不會將其逼上絕路。

  總的來說,目前的進口政策比以往要嚴,但也不至于絕。適中的進口管控和嚴厲的走私打擊,減少了進口糖在國內糖市說話的分量,將定價的話語權越來越多的集中到國儲上,即政府的手上。

  四、政府在白糖定價上的話語權將增大

  1、儲備糖的前世今生

  上一次收儲是2013年的5月,當時筆者參與了交儲過程。當時有個特別的地方是要求交儲的糖企全部對白糖的包裝袋進行換袋。因為普通的糖袋上面都印著保質期18個月,而這次交儲要求糖袋上不印保質期,也就是無限期保質,這充分說明了政府當時做好了打持久戰不放儲的決心。而事實是這一收一晃三年過去,的確沒有任何新的收儲或是放儲。而今年年末,當進入2016/17制糖期后,在新糖尚未全面上市而市面上留存的老糖不多,又有春節備糖需求的情況下,政府兩次放儲。第一次發文說放30萬噸,但在發文的日期截止前只放了20萬噸,然后過了1個月又補放了10.4萬噸。這兩次放儲統稱為2016/17第一次放儲第一批、第二批。這兩批放儲并沒有澆滅市場的熱情反而點燃了市場新的熱情。人們普遍認為是白糖供不應求政府才放儲的,當價格沒有下跌,人們認為是市場的供應缺口太大所以放了30.4萬噸糖如同杯水車薪,所以糖價還要大漲。但是隨著國際糖價的持續下跌,鄭糖也開始了一輪中幅的回調,在回調中政府第三次放儲30萬噸,這下不得了了,糖價雪崩,這第三次放儲成了殺跌的元兇。因此,在上漲的行情中,放儲是助漲糖價的推手,越放越高,而在下跌中,放儲是殺跌糖價的推手,越放越低。這也符合了從眾的市場心理。    2、國儲糖將主導2017年國內糖價

  那么明年還會不會繼續放儲?筆者認為明年放儲需要根據糖價來決定。目前拋儲的底價是6000元/噸,首先政府是不會希望糖價跌破這個放儲的底價的,但同時政府也不希望糖價盲目上漲到無法控制損害產業的地步。為什么糖價上漲會損害產業呢?雖然高糖價讓糖廠拿到了高現金流,但也讓農民更加盲目的去種植糖料。農作物不能說換就換,一旦種植,未來幾年可能都會保持。而每次高糖價的受害者首當其沖的就是蔗農。當糖價低迷的時候,甘蔗不值錢,廣西云南的農民推倒了大量甘蔗地翻種香蕉,而今年云南的香蕉只有幾分錢一斤的收購價,農民又推倒香蕉開始種植甘蔗,使得甘蔗種植面積大增。而北方的農民也看到了這個商機,于是把不種的甜菜又種上了,于是甜菜種植面積暴漲。隨著糖料種植面積的增加,明年國產糖增產的概率極大地增大。隨著產量的增加,中國再次進入增產周期,周而復始,最終又再次傷害了糖價。而當糖價下跌時,甘蔗收購價又要下跌,糖廠尚且賺了糖價上漲時候的錢,而農民等了一年卻又白忙活。所以糖價的惡性上漲最終傷害的還是農民,然后傳導到糖廠,最終傷害了整個糖業。

  所以政府希望通過放儲來調節糖價,同時也給了自己手里600萬噸陳舊國儲糖一個置換的機會。在高糖價的時候放儲平抑糖價,置換出一部分老糖,那么在以后可能發生收儲的時候,不至于在現有的國庫高庫存里增加新的數量。也就是說,目前只要能在高糖價中把國儲糖放出一部分,那么即使打開了熊市的開端,以后在熊市高潮的時候再使用收儲的手段,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收入新糖,保持國儲糖庫存的數量均衡。

  因此,國儲糖將主導2017年的國內糖價。在控制住進口和走私的情況下,國內的供應缺口只能由國儲糖來補充,這時候政府可以根據需求適時、適量的放儲來調節糖價,每次放儲都可能改變當時的糖價。從目前政府放儲的情況來看,7000之上放儲的次數會多,而6000則是放儲的底價,從這個角度,為我們描繪出了明年糖價的波動輪廓。即偏空的6000-7000區間。

  五、結論

  根據全文對影響國內糖價的幾大因素:國產糖數量、進口與走私、國儲糖的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結論:由于2016年在資金瘋狂炒作和政府的錯配下透支了牛市行情,本輪“熊三年、牛三年”的牛市行情可能在牛市的第二年就宣告結束。而2017年將成為白糖新一輪熊市的開端。但是熊市的開端并不意味著熊市的高潮,在國產糖進入增產周期、進口糖和走私糖對國內糖價影響減弱、國儲糖成為國內糖價的主導因素糅合成的大環境下,國內糖市可能偏弱運行于6000-7000的區間,難以再創新高。隨著2017年行情的發展,投資者應該注意轉變之前白糖瘋牛的思路,把投資的重心轉移到關注白糖熊市形成的過程中來,利用年中出現的不合理的超買和向上洗盤,適機在高價配置空頭頭寸。而企業更應該盡早進行賣出套保,將糖價下跌的風險及早回避。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糖酒招商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糖酒招商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
微信
在線qq
1993713816
收起
展開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