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信息交換中心 | 大宗商品 | 檢測通 | 行業會展網 | 生意場 | 電商研究中心 | 企業門戶
商品糧的 “去庫存”路徑 減虧源于財政補貼
http://www.yrovbe.live 2016-01-19 00:00:00 第一財經日報
糖酒招商網】訊

  在作為國家重要的商品糧基地的吉林省,一場致力于“去庫存、降成本、補短板”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在拉開序幕。這場改革試圖用市場手段來調節流向,倒逼農業走現代化的道路,并探索一條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途徑。它的通路之一,或許是未來臨儲收購制度的改革。

  減虧源于財政補貼

  “精準、到位、給力”,肖非用3個詞來評價吉林省政府在2015年度陸續出臺的對玉米深加工企業給予的臨時補貼政策。

  肖非是該省嘉吉生化有限公司總經理。這家玉米深加工公司,位于吉林省松原市,年加工能力為75萬噸。

  作為東北農業深加工企業最集中的省份,吉林農業深加工設計產能1000萬噸以上,但是2015年受深加工產品價格大幅下跌的影響,企業虧損加劇、玉米深加工產品同質化嚴重所導致的產能過剩等因素影響,深加工企業開工率嚴重不足,包括中糧集團在內的多家深加工企業均有階段性停產、減產的情況出現。

  吉林省糧食局局長韓福春對《第一財經日報》舉例說,近幾年,省內的玉米深加工企業,10萬噸以上的企業有22家,但是能夠維持生產的有16家,已經有6家被市場淘汰掉了,在這16家企業中,14家能夠維持正常生產,其余2家則不定時開工。

  肖非介紹,2015年公司的經營形勢比往年更嚴峻。據其統計的預計值,到2015年12月底,公司玉米深加工68.7萬噸,營業收入18.2億,虧損3830萬元,相比2014年度74.6萬噸的加工量少加工6萬噸,但是虧損額卻比當年的1.05億實現減虧6670萬元。

  加工量減少卻實現了減虧。原因在于,這家深加工企業在去年得到了來自于吉林省政府9000多萬元的財政補貼。

  加工量下降,原因在于7~8月份的時候,深加工企業經營困難,為減少現金虧損,延長了檢修時間,主動降負荷。

  肖非說,“吉林省大多數加工企業都是這樣。”目前按照1890元/噸的價位,嘉吉生化每天收購量維持在1300噸左右,但是這只相當于工廠實際加工能力的50%。

  據悉,其補貼依據包括,為鼓勵企業競購臨儲玉米,政府出臺政策給予每加工1噸玉米補貼150元的臨時補貼政策;10月份這一補貼標準提高至350元。還有就是,對第4季度企業在省內自購自用的按實際加工消耗的玉米,省財政每噸給予250元補貼。

  從企業的角度出發,肖非評價補貼政策“很振奮”。業內對這一政策也持積極評價,肯定其有利于玉米加工企業的良性發展,降低壓力不小的庫存存量,當然還包括企業開工所帶來的為生霉粒超標而無法臨儲的這部分玉米找到了出路,緩解農民的售賣難問題。因為對生霉粒的容忍度,食品類玉米深加工企業,可由臨儲標準的2%放寬到5%,燃料類深加工企業的標準則可以更寬。

  商品糧的

  需“內外”助力行業脫困

  對深加工企業出臺臨時加工補貼政策的初衷之一,便是去庫存。

  去年4月30日,吉林省政府辦公廳下發《關于實施定向精準調控穩定經濟增長的若干意見》并提到,幫助玉米深加工行業脫困,在國家出臺競購臨儲玉米加工補貼政策前,給予其臨時補貼政策——每加工1噸玉米補貼150元。

  隨后的10月,吉林省下發通知,擬將原補貼標準每噸150元提高至350元。對2015年第四季度企業在省內自購自用的按實際加工消耗的玉米由省每噸再給予250元補貼,年終結算時予以撥付。

  然而,補貼從150元到350元的“大手筆”,仍然難以有效吸引企業積極參拍臨儲玉米。

  業內認為,以2014年玉米臨儲價格2240元/噸為例,加上出庫、運費,實際到廠成本為2400元/噸,150元/噸的補貼額度對企業來說是杯水車薪而備受冷遇,即使扣去政府允諾的350元/噸,也超過了2015年2000元/噸的臨儲價格,更高于當前市場價格100元/噸以上。“用政府拍賣價格拍回來的玉米,成本過高根本沒法投入生產。”肖非說。

  與其去“接盤”臨儲玉米,倒不如直接購買。據肖非說,目前吉林深加工企業廠門收購新玉米的掛牌價在1850-1950元/噸之間。

  對省財政額外的250元/噸補貼,深加工企業卻著實受益,嘉吉生化也因此迅速加滿了產能。肖非解釋說,這一補貼幫助企業理順了跟山東、河北等非玉米臨儲政策執行省份的玉米價格倒掛問題,保證東北的加工企業可以跟華東、華南主銷區的加工企業在同一個平臺上進行競爭。

  不過,對嘉吉生化來說,也只是“基本上保證不虧現金,但企業還是無法實現盈利”。肖非認為,2015年度,玉米淀粉、淀粉糖這些終端產品市場需求低迷,產品價格下跌,有些產品甚至面臨市場價格“腰斬”。

  “就供給側來說,還包括玉米深加工產品同質化嚴重所導致的產能過剩,以及由臨儲政策裹挾所帶來的成本上的壓力。”肖非說。

  面對這樣的現實,肖非還是建議,企業更應該從自身找問題。比如,向國外輸出產能,優化產品結構,做好深加工提高產品附加值。但是他也認為,要想調動企業更大的積極性去幫助政府去庫存,就需要政府有勇氣給予其更大力度的補貼。

  “打好豆米牌”幫助去庫存

  作為國家重要的商品糧基地,吉林省目前有三張名片:玉米的“黃金名片”、大米的“白金名片”、雜糧雜豆的“健康名片”。

  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到吉林考察調研時指示,要吉林念好“山海經”,唱好“林草戲”,打好“豆米牌”。

  面對由于水稻最低收購價提高、加工業備感成本壓力的“稻強米弱”格局,吉林省確定以整合吉林大米的品牌為突破口,讓代表吉林中、東、西部不同特點的品牌大米首次冠以“吉林大米”的統一標識。韓福春說,吉林是首個以省名來申請注冊地理標志產品,目前已上報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預計在2016年會獲批。

  事實上,吉林大米的品質已經得到市場的認可。該省90%的粳稻都流向了市場,政策性粳稻收購不到12億斤。

  韓福春說,吉林大米的市場均價比國家托市收購價格還要高。依靠品質走向市場,既減輕了國家收儲的負擔,還能賣個好價錢,促進農民增收。

  于是,順著這個思路,吉林省準備通過3到5年的時間,將“吉林大米”打造成中高端大米的品牌。為此,韓福春還算過一筆賬,今后如果銷售價格由現在的每斤3元提高到10元,每年80億斤的大米產量有一半銷往省外,那么由此所帶來的增收將超過280億元。

  日前召開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強調,要著力加強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農業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使農產品供給數量充足、品種和質量契合消費者需要,真正形成結構合理、保障有力的農產品有效供給。

  在韓福春看來,打造“吉林大米”的品牌也是為了“打好豆米牌”,實現農業現代化。他說,“農業要實現現代化,必須依靠農產品品牌,以此倒逼上游環節的土地流轉、規模生產,由規模化帶動機械化,進而實現標準化,保障食品安全。”

  在業界看來,主打“營養、好吃、更安全”賣點的“吉林大米”定位高端市場,這一“賣得出好價錢”的嘗試,不但是農業供給側改革的探索,也是積極推進農業現代化,最終將效益落實在農民身上的舉措。

  去年10月,吉林省政府通過的《吉林省率先實現農業現代化總體規劃(2016—2025年)》中,“加強市場建設培育農產品品牌”成為吉林省實現農業現代化的重要措施之一。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糖酒招商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糖酒招商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
微信
在線qq
1993713816
收起
展開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