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信息交換中心 | 大宗商品 | 檢測通 | 行業會展網 | 生意場 | 電商研究中心 | 企業門戶
糧食怪圈:洋貨入市 國貨入庫
http://www.yrovbe.live 2015-10-19 00:00:00 國際金融報
糖酒招商網】訊

  由于國內收儲是敞開收購,一些品質不高的農產品流入國庫,但出庫拋售時,下游消費企業卻因此不愿買單,情愿用進口農產品原料。

  農業支持保護政策應做調整,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盡量減少價格支持政策對市場的扭曲,扭轉價格倒掛現象。

  眼下秋糧收獲臨近尾聲,今年又是一個豐產之年,往年這個時候期貨市場開始炒作收儲托市價格,但今年卻一反常態,玉米等農作物的價格連連下挫,大連商品交易所玉米期貨已創出年內新低每噸1760元。

  原來,國家發改委、糧食局、財政部、農發行等部門聯合近日發出通知:國家臨時存儲玉米掛牌收購價定為1元每斤,這比去年臨儲價格每市斤最多調低了0.13元,也是自2008年國家推出玉米臨儲政策以來,臨儲價格首度出現下調。

  新農作物上市后最大的去向是國家收儲,冠通期貨指出,國家收儲價格下滑10%將至少帶動新糧價格下滑10%,這導致了農戶種植效益下降。

  山東種糧大戶荊茂祥就面臨豐產但不豐收的窘境,他透露自己2000多畝秋玉米豐收了,產量較往年每畝增產200斤以上,畝產達到1300斤左右,老荊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去年一斤玉米能賣一塊多,但是現在玉米價格每斤只有七、八毛錢,荊茂祥測算,今年玉米一畝地少賣200多元,全年統算起來,2040畝地少收入40多萬元。

  目前,荊茂祥們還在等待收購的執行,而就在他們等待觀望之時,國際農產品卻依然大搖大擺流行于市,這是因為國內大宗農產品價格已全面高于國際市場,到2015年上半年,大米、小麥、玉米等主糧價格均超過國際市場的50%,糧棉油糖等大宗農產品的進口完稅價每噸大體比國內低1000元,導致農產品進口不斷增加,出現了“邊進口、邊積壓”、“洋貨入市、國貨入庫”現象。

  難進難出倉滿為患

  價格下跌讓農民生出惜售心理,但是這并不影響市場上供應過剩的格局,更令人擔憂的是今年部分農產品出現了倉儲難題。

  秋糧收購高峰已經來臨,目前產糧區正做著騰倉并庫的準備,臨儲農產品也在加緊拍賣拋售。

  然而,在庫內的儲糧卻難拋售。

  10月9日進行的國儲黑龍江玉米拍賣結果顯示,本次拍賣計劃銷售玉米234.4萬噸,實際成交3.37萬噸,成交率僅為1.44%,其中2011年玉米全部流拍,2012年玉米成交率僅為0.08%。

  其實,今年臨儲玉米拍賣成交率一直維持在較低水平。據統計,今年臨儲玉米拍賣至今累計成交566.9萬噸,進口玉米累計成交14.8萬噸,跨省移庫玉米累計成交僅1.88萬噸。經過近兩年的拍賣,2012年的3083萬噸臨儲玉米已成交2137萬噸,2013年的6919萬噸臨儲玉米已成交915萬噸。

  在玉米之外,其他農產品亦面臨同樣的拋儲難題。

  自2014年10月21日至2015年7月14日的臨儲早秈稻拍賣周期中,每周進行一次拍賣,每周投放量大約在50萬噸左右,但是成交并不理想,流拍現象居多,除了與進口大米配額掛鉤的那次拍賣成交比較活躍,剩下的有成交的只有18次,并且成交率非常低,其余全是流拍。

  市場人士指出,大量農產品堆積在國家糧庫賣不掉,就會占用庫存,進而影響市場價格,也會造成新一季糧食上市后,收購量有限。

  對此隱憂,10月8日,國家糧食局發布《關于切實做好2015年秋糧收購和秋季安全儲糧工作并開展專項檢查的通知》,用兩個“前所未有”來形容當前的糧食儲存形勢:“目前中國糧食庫存達到新高,各類糧油倉儲企業儲存的糧食數量之大前所未有,儲存在露天和簡易存儲設施中的國家政策性糧食數量之多也前所未有。”

  《通知》還指出,糧食主產區倉容不足矛盾突出,個別地區老舊倉房“帶病儲糧”現象仍然存在;部分企業安全儲糧設備欠缺、技術措施落后,特別是東北地區和內蒙古自治區相當一部分露天和簡易存儲設施存在消防等安全生產隱患以及秋季結露、結頂霉變的風險;南方部分地區倉外罩棚儲糧的糧溫持續偏高,蟲霉防治難度大;由于調銷不暢,還有部分糧食超期儲存,影響庫存糧食質量安全。

  據國家糧食局最新統計數據,今年我國夏糧產量再創新高,達到2821億斤,同比增加了89億斤,目前夏季收購旺季基本結束,而秋糧收購拉開序幕,截至9月30日,江蘇等6個主產區累計收購中晚秈稻29億斤,同比增加8億斤。數據顯示,2014年全國糧食產量達6.07億噸,而商品糧數量為3.98億噸,相比之下,巨大的糧食倉儲倉容缺口顯現出來。

  黑龍江省糧食局倉儲處處長王國富也對媒體透露:“按照全省現有糧食收儲能力計算,扣除庫存,只有200億斤左右的收儲能力可供收購秋糧。按照下一個收糧季1400多億斤的新糧保守收購量分析,將有1200億斤的倉儲缺口。”

  庫存不減進口不輟

  為何出現“儲糧難拍賣、庫存糧滿倉、新糧難入倉”的現象?中國社科院農發所研究員李國祥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國內收儲是敞開收購,一些品質不高的農產品流入國庫,但出庫拋售時,下游消費企業卻因此不愿買單,情愿用進口農產品原料。”

  2015年中國夏糧實現“十二連豐”。2014年,我國糧食生產量連續兩年穩定在1.2萬億斤以上,糧食進口首次突破1億噸大關。其中2014年中國大豆進口7140萬噸,同比增長12.7%。同時2014/2015年度以來,中國累計進口玉米535萬噸,同比增長64%;累計進口高粱達909萬噸,同比增長175%;累計進口大麥856萬噸,同比增長107%。2015年前7月進口糧食7256.8萬噸,同比增加22.4%。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黨組成員,國家糧食局黨組書記、局長任正曉在《求是》撰文指出,目前國際大豆、玉米、小麥、大米價格分別比國內價格每噸低1175元、923元、626元和1143元,而這給國內市場帶來一定沖擊,糧食進口數量持續增加,擠占了國內市場銷售份額。

  下游企業也傾向于采購低價進口農產品,這樣就導致儲糧難拍賣,甚至新糧難入倉。

  “中國進口的大頭是大豆,大豆主要滿足谷內食用植物油和蛋白飼料日益增加的需求。近年來谷物進口也有所增長,其中用于釀酒和飼料的大麥、高粱占比較高。這是國內市場消費升級需求缺口所致。”李國祥說,“不過,對于部分農產品的庫存糧滿倉,進口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供求格局失衡才是。”

  以玉米為例,目前,中國玉米進口實行進口配置制度,進口配額每年維持在720萬噸,占2015年國內消費量的比重為4.36%,而國內外玉米價格倒掛,出口量非常小。“因此,中國玉米進出口對國內供需的影響較小,玉米主要以自產自銷為主。”李國祥說。

  從供給上看,國內玉米產量逐年上升,平均增幅維持在6%左右,供給壓力劇增。相關機構發布的報告將2015/2016年度中國玉米產量預測值下調至2.29億噸,較早先預測值調低300萬噸。不過調低后的玉米產量仍然創下歷史最高紀錄,較上年產量增長6.2%。

  從需求上看,玉米深加工及飼料消費持續低迷。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我國生豬存欄連續9個月下降,比前4年平均水平低14%,能繁母豬連續22個月下降,比前4年平均水平低19.4%。深加工方面,6月以來,加工行業虧損情況不斷擴大,近日亞洲最大的玉米深加工企業的大成生化被曝拖欠農民糧款上億,頻臨破產,后由吉林省政府接盤。整個產業來看,企業淀粉加工虧損在每噸350至400元,行業的開工率只有50%左右。

  倒逼政策改革

  價格是調節供需平衡的關鍵,但是在政策干預下,價格調節機制失效了。

  由于臨儲政策的保護,玉米價格一直保持在每斤1.1元左右,即使玉米年年豐收,國內市場已經處于供過于求的狀態,農戶也意識不到過剩的市場關系,良好的種植效益不斷刺激農戶種植玉米的積極性,全國玉米產量逐年上升,打破了以往玉米市場供需相對平衡的結構,造成了供需過剩、國儲庫存高企等問題。

  市場人士指出,現在國貨入庫已經出現困難,未來國貨入市能否競爭得過洋貨仍是個問號。

  如何在價格、質量上獲得優勢,還需政策的改變。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規定,糧食庫存與消費量的比例達到17%被稱為糧食安全系數,而中國2014年玉米產量達到2.16億噸,2014年新增庫存量高達5600萬噸,占我國每年消費量的35%,2014年總庫存為1.4億噸,年末庫存消費量比高達84.86%。

  按此比例,有很大調整空間。李國祥說:“自2008年以來,中國玉米臨時收儲政策通過儲備收購切實維護市場的穩定、有序運行,對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保障種糧農民利益發揮著巨大作用。但是,國內糧食市場價格跟著強農惠農政策、種植收益提高而水漲船高。而國際市場糧食價格卻掉頭向下,國內外農產品價格倒掛日趨明顯。政策的干預只能在一定程度上調整供求關系,并不能完全改變供求關系,此次玉米臨儲價格大調,恰是透露出高價托底的臨時收儲政策走到了十字路口。”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黨組成員,國家糧食局黨組書記、局長任正曉在《求是》雜志上撰文指出,為保護農民利益和種糧積極性,國家從2004年起相繼在主產區分別對稻谷、小麥兩個重點糧食品種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從2008年起在東北等四省區實行玉米臨儲收購政策,連續7年提高糧食最低收購價格,稻谷和小麥兩個品種7年累計提價幅度分別達96%、69%。受國家托市收購價格支撐影響,我國糧食市場價格持續攀高,逐步逼近“天花板”。與此同時,糧食生產成本“地板”不斷抬高。這種兩頭擠壓的狀況,使得單純依靠提高托市收購價格來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的空間越來越小、效應越來越弱。從長遠看,必須加快建立由市場形成糧食價格的機制,在保護種糧農民利益的同時,引導促進農民調整糧食種植結構、提高糧食品質,推動糧食生產可持續發展。

  李國祥建議,農業支持保護政策應做調整,讓市場發揮更大作用,盡量減少價格支持政策對市場的扭曲,扭轉價格倒掛現象。

  “在大豆和玉米種植收益沒有根本改變的情況下,明年大豆和玉米種植結構不會出現明顯變化,美國農業部就是利用補貼政策來調節農民種植品種的切換,如果大豆產量過高,下一年大豆種植補貼會對應減產需求而相應減少。”他進一步說。

  其實政策變化已經開始,此前國內棉花、大豆、油菜籽的臨儲保護政策已經取消,換了一種方式補貼農民。對于玉米種植來說,這將是趨勢。另外,今年玉米收購質量標準為歷年來最嚴,色變粒按不完善粒歸屬;不完善粒中生霉粒含量超過2%的不能進入臨儲收購,收購門檻的提升預示著未來優質農產品才是政策扶持的重點,“低劣品質的農產品將進入市場競爭中自行淘汰。”李國祥說。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糖酒招商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糖酒招商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
微信
在線qq
1993713816
收起
展開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