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信息交換中心 | 大宗商品 | 檢測通 | 行業會展網 | 生意場 | 電商研究中心 | 企業門戶
“甜蜜產業”為什么苦不堪言--廣西糖業調查
http://www.yrovbe.live 2015-07-24 00:00:00 中華工商時報
糖酒招商網】訊

  盡管經國務院批復,國家發展改革委、農業部日前聯合印發了《糖料蔗主產區生產發展規劃(2015-2020年)》(以下簡稱《規劃》),把支持蔗糖業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同時,約占中國六成糖料蔗生產的廣西壯族自治區,近期又啟動了80萬畝廣西優質高產高糖糖料蔗基地(以下簡稱“雙高”基地),計劃到2020年要建成500萬畝以上“雙高”基地,以此來推動廣西糖業轉型升級。但《中華工商時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這些利好消息背后,中國食糖產業目前仍面臨覆轍風險。

  前車之鑒,大豆產業幾近全軍覆沒

  資料顯示,2000年我國加入世貿組織[微博]后,缺乏國際競爭力的中國大宗農產品,受國際沖擊最早、影響最大的是大豆產業。本世紀初,苦苦掙扎三四年后,中國大豆產業的生產和效益于2004年開始持續下滑。大部分大豆加工企業被迫與國際大豆壟斷巨頭簽訂“城下之盟”,種植面積和產量大幅萎縮,廣大豆農種植效益大幅下滑。從播種面積看,2013年,全國豆類種植面積9224萬畝,比最高的2005年(12901萬畝),下降28.5%,年均下降3.56%;從產量看,2013年全國豆類產量1595萬噸,比最高的2004年(2232萬噸),下降28.5%,年均下降3.16%;從加工企業看,80%的豆油壓榨企業停工,下游飼料加工企業被迫采購高成本進口豆粕(含進口大豆壓榨豆粕);從食油市場看,從南到北,從金龍魚到香滿園……無一不是國外轉基因大豆油和調和油的天下。

  據悉,入世后,我國大豆產業的潰退,有多方面原因。

  外因方面,跨國公司操控國際大豆市場。CBOT(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是全球大豆市場的定價中心,國內廠商在采購國外大豆時,普遍依據CBOT的黃豆期貨價格。中國大豆采購商并沒有像鐵礦砂那樣與供應商簽訂長期合同,而只是通過CBOT從跨國公司手中購買大豆期貨。由于國際大豆市場的定價機制大部分是用CBOT期貨價格加上現貨升貼水構成大豆現貨價格,所以CBOT的每一次價格變動都會對中國大豆市場產生很大影響,尤其是現貨商。2003年10月13日,美國農業部報告率先放出風聲稱,大豆產量將降至7年來最低,很快美國基金在多方大舉建倉,芝加哥大豆期貨大漲,導致中國企業在期貨市場大量采購。

  內因方面,國內大豆加工企業不熟悉期貨交易游戲規則,忽視風險管理。2004年3月,中國大豆企業在折合價格約4300元/噸的歷史最高價附近集中采購大量美國轉基因大豆,比一年前購買同樣數量大豆多付了一倍的錢,并且沒有做相應的套期保值對沖風險。在隨后的一個月,大豆價格跌至3100元/噸,使中國油廠每一噸進口大豆虧損達500-600元。中國絕大多數企業由此被送上絕路。

  此外,客觀原因上,美國大豆產業規模化、機械化、良種化、現代化生產,成本低、產量高、效益好。我國大豆產業生產力水平低、成本高、國際競爭力弱;主觀原因上,我們對入世后農產品面臨的國際沖擊估計不足,當大豆產業首當其沖遭受美國轉基因大豆毀滅性打擊時,我們沒有及時采取切實有效的支持政策和補救措施。

  產業之殤,食糖再入轉折關頭

  “十二五”以來,我國糖業發展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國糖業進入倒逼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國外,產量持續增長,巴西、古巴、泰國等蔗糖出口大國憑借規模化、機械化和成本優勢,將食糖大量出口我國。國內,一方面,甘蔗生產成本日益提高,企業效益持續下滑,競爭力嚴重下降;另一方面,進口糖商、非法走私商人利用國內外價差,進口謀利,無一不對中國糖業構成嚴峻挑戰。面對新的形勢、新的挑戰,中國糖業“好三年、壞三年”的局面不復存在,已面臨生死存亡、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

  以廣西為例,南寧糖價從2011年的最高7800元/噸持續下滑到2014年的最低3850元/噸,價格跌幅超過50%,跌出成本線,制糖企業大幅、大面積虧損。2011/2012年榨季,全區制糖企業盈利由上榨季的82.3億元減少到19.25億元,下跌76.6%,虧損面34.95%;2012/2013年榨季,全行業虧損15.25億元,虧損面擴大至78.64%;2013/2014年榨季,虧損額進一步擴大到31.69億元,虧損面進一步擴大到86.27%。同時,由于食糖價格的下跌,倒逼廣西連續三個榨季下調糖料蔗收購價格,從2011/2012年榨季的500元/噸,連續下調到2014/2015年榨季的400元/噸,低于全自治區糖料蔗平均種植成本。全區蔗農因收購價格下調,3個榨季累計直接損失62.5億元。

  “我鄰居已經開始把蔗田改種桉樹了,我也有這方面的打算。”在崇左市龍州縣,蔗農老吳家種有十幾畝甘蔗,他告訴中華工商時報記者,種甘蔗是個辛苦活,雖然收購價有所提高,但是現在的種植成本、人工成本、運輸成本也越來越高了,不太劃算,他也打算改種其他農作物了。

  中華工商時報記者在廣西的南寧、柳州、崇左等市采訪、調查過程中發現,兩年前記者來采訪時,許多曾長滿了甘蔗的田地,如今已被一片片的桉樹、香蕉樹、木薯、果樹取代。更多的農民抱怨甘蔗價一年比一年低,種植成本卻逐年上漲,辛辛苦苦一年下來,卻賺不到錢。有農民給記者算了一下賬:最大頭的砍工費,從前兩年的50-80元/噸上漲至120-160元/噸,以400元/噸蔗價計算,單單砍工成本就占到總收入的30%-40%。他們無奈地說,如果蔗價還是這么低的話,他們也不種甘蔗了。

  事實上,因糖料蔗收購價格連續下調,并低于種植成本,許多種植大戶已紛紛退出,蔗農陸續將蔗地改種桉樹、蠶桑、水果等經濟作物,導致廣西糖料蔗種植面積已連續兩個榨季下滑。據廣西糖業協會統計,2013/2014年榨季,廣西糖料蔗在田面積1518萬畝,同比減少66萬畝;2014/2015年榨季再減68萬畝,下探至1450萬畝。預計2015/2016年榨季,廣西糖料蔗在田面積將繼續減少100萬畝以上,倒退到9年前的規模。

  “廣西糖料蔗種植效益快速下滑、面積大幅減少,從近期看,將導致我國食糖自給率繼續下滑,食糖消費將受制于人,嚴重影響我國食糖的供給安全;從遠期看,影響廣西500萬畝高產高糖糖料蔗基地建設的順利推進,廣西糖業的轉型升級和國際競爭力的提升將失去基礎,最終將有可能導致中國糖業發展再陷大豆產業覆轍。”廣西社科院院長呂余生說。

  后事之師,中國糖業重生之路

  眾多的糖業人士認為,中國糖業要提升國際競爭力,最根本的出路在苦練內功,切實推進產業降成本、增效益。

  6月10-12日,由國務院參事、全國政協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副主任杜鷹率領的國務院參事室調研組一行,到中國糖主產區廣西就食糖糖料價格改革問題開展實地調研。調研組在調研結束后就特別指出,廣西糖業發展一方面要大力提高生產力,努力實現經營規模化、種植良種化、全程機械化、水利現代化,大幅提高單位面積產量;另一方面要加強市場宏觀調控,充分發揮價格和市場機制的作用,研究制定好糖蔗價格政策,保持食糖生產穩定發展。

  廣西糖業發展局負責人表示,面對目前嚴峻形勢,廣西糖業中國糖業要實現浴火重生,走上可持續發展之路,當務之急,必須著眼長遠,立足當前,“采取兩項措施,打好三個補丁”,切實推動糖業轉型升級。

  在農業領域,加快高產高糖糖料蔗基地建設,從源頭降低糖業生產成本。中國糖業與國際食糖出口大國的差距,主要是糖料蔗種植業的差距。巴西、澳大利亞、泰國、古巴等國家普遍實現了糖料蔗種植業的規模化、機械化、水利化,成本低,效益好,而我國糖料蔗種植仍停留小規模的傳統農耕階段,生產力水平低、成本高。2014/2015年榨季,巴西、印度、泰國等食糖出口大國糖料蔗到廠價折合人民幣約210元/噸左右。同期,廣西糖料蔗田頭收購價400元/噸,再加上運費,進廠成本高出人家一倍左右,按照8.3噸蔗產1噸糖計算,僅糖料蔗一項,一噸糖生產成本高出人家約1700元。基于此認識,廣西政府于2013年7月1日出臺了《關于促進廣西糖業可持續發展的意見》,提出用5-8年時間,建設500萬畝經營規模化、種植良種化、生產機械化、水利現代化的糖料蔗基地,力爭平均畝產達到8噸、蔗糖糖分14%以上。2014年,成立優質高產高糖糖料蔗基地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雙高”辦),大力推進500萬畝“雙高”糖料蔗基地建設,并將建設時間壓縮到3-5年;今年5月20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和農業部聯合印發《糖料蔗主產區生產發展規劃(2015-2020年)》提出,到2020年廣西、云南兩省(區)糖料蔗面積穩定在2100萬畝,總產量達到10400萬噸。良種覆蓋率提高到95%以上,商品化供種水平提高到85%,分別比基期提高10個百分點、5個百分點,蔗區全程機械化水平逐步提高。這項工作,抓住了提升糖業國際競爭力的“牛鼻子”。但只有我國糖料蔗生產成本和規模效益達到或接近國際食糖出口大國之日,才是我國食糖產業不懼國際競爭之時。

  在工業領域,要大力推進甘蔗多樣產業發展,切實提高產業抗市場風險能力。糖料蔗生產屬產業經濟風險的“特中之特”,是風險最大的產業。它和所有農業種植業一樣,除了受宏觀經濟的影響外,還受氣候因素影響,產量波動大。與此同時,糖料蔗種植宿根周期一般為3-7年,當市場糖價大幅波動時,糖料蔗很難像其他農物一樣,馬上通過種植規模調整來應對市場,降低損失。因此,必須下大力氣發展甘蔗多樣性產業,推進甘蔗向生物化工工業、食品工業、發酵工業、醫藥工業等產業體系發展,形成甘蔗制糖與甘蔗制非糖產品可調可控,努力開創甘蔗除制糖外的產業鏈,解決甘蔗加工產品單一的問題,實現無論食糖生產甘蔗需求量如何變化,甘蔗價格基本穩定,農民收入基本穩定之目標。

  廣西糖業發展局負責人強調,做好農業和工業兩大板塊措施是中國糖業實現可持續發展,增強國際競爭力的根本問題,但這兩項措施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雖然無論是廣西“雙高”糖料蔗基建設實施方案,還是國家糖料蔗主產區生產發展規劃,都將完成時間設定在2020年以前,但從廣西一年多的建設實踐來看,推進情況并不樂觀。

  因此,“兩項措施”遠水難解近渴,近期必須打好“三個補丁”,解決中國糖業當前的生存問題,為農業和工業兩大板塊、兩項長遠措施的實施贏得操作時間和空間:

  首先是實施目標價格管理和臨時價格補貼政策。建議國家在認真總結棉花和油料目標價格管理政策的基礎上,盡快在食糖主產區實施糖料目標價格管理和糖農臨時價格補貼政策,穩定糖業發展基礎。相對棉花和油料,糖料目標價格管理政策的實施具有基礎數據準確,資金風險可控、操作簡單等優勢。  其次是實施“以糖養糖”新政。我國每年均進口大量食糖,除194.5萬噸配額內(關稅稅率15%)進口外,其余均為配額外進口(關稅稅率50%)。按每年進口250萬噸配額外食糖、國際糖價12-20美分/磅計,國家所征得的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為37億-80億元。以糖料蔗目標價格管理為例,按全國糖料蔗產量1000萬噸計,國家給予糖料蔗補貼30-60元/噸,補貼額在30億-60億元之間,國家所征食糖進口稅收收入完全可以滿足補貼支出。建議國家借鑒日本糖業管理做法,將這一稅收收入專項用于糖料目標價格管理支出,實現“以糖養糖”目標,促進農民增收、企業增效和糖業持續穩定發展。

  第三是控制好食糖進口。當前我國糖業陷入困境最根本的原因是大量進口糖沖擊,建議國家根據國內市場需求,在實施食糖自動進口許可的基礎上,把握好時間節點,對食糖進口進行總量控制,按需、有序進口,維持國內食糖市場供求平衡,針對我國食糖主要進口國開展貿易救濟保護調查,以阻止國外低價食糖大量進入,同時加大打擊食糖走私力度,凈化國內市場,為我國食糖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競爭力爭取若干年緩沖時間。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糖酒招商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糖酒招商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
微信
在線qq
1993713816
收起
展開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